当前位置

培训机构破产,未退学费达数百万元!教育机构黑名单网

时间: 来源:教育机构黑名单
用手机看

  据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获悉,在南京市鼓楼区南通路 118 号有一家 " 科蒂思维学科英语 " 培训机构,最近,很多在该机构交了高额学费的家长发现,这家机构在停课几个月之后,突然宣布将进行破产清算。据家长们初步统计,他们交了钱而未实际上课的费用在 300 万元左右,很多家长都是一次性交了 3 万元的学费,甚至有家长去年年底刚交了钱,一节课都没上过。

  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了 " 科蒂思维学科英语 " 位于上海的总部,据教育机构黑名单网了解,该总部在去年 8 月份已经与南京鼓楼店脱钩,鉴于此后南京这家店一直在使用科蒂的品牌,总部也在商量对策。

  家长:等了几个月 培训机构突然说要破产

  为了提升孩子英语水平,张女士选定了南京一家名叫 " 美国科蒂思维学科英语 " 的培训机构,并一口气报了两个阶段的外教英语班,交了 29800 元学费。目前第一阶段还没上完。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得知,课程在 2019 年 6 月正式开课,一个阶段教授 10 本书的内容,每本书大约需要一个月,第一阶段应该在今年 4 月左右结束。可自春节放寒假至今,培训班就再也没有上过课," 一开始因为疫情没有开课,可 6 月初打电话的时候他们还说马上复工呢,谁知道突然接到消息说要破产清算了。"

  培训机构破产,未退学费达数百万元!教育机构黑名单网

  原来,培训班迟迟不开课,张女士就打电话联系了培训班的工作人员,这才知道机构的法人早在 2019 年 8 月就已经更换,并且目前机构正在进行破产清算。眼看近三万学费就要打水漂,张女士便想着转到浦口区的另一家科蒂思维学科英语继续课程。张女士说:" 报名的时候机构曾经承诺,鼓楼店是上海科蒂思维的直营店,上课期间如果出现任何问题,我们可以根据需要转到其他校区继续上课。"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获悉, 为了转校区,张女士拨打了科蒂思维学科英语上海总部的电话,却得到了该店早在 2019 年 8 月就已经不属于上海科蒂,因此也无法转校区的答复。

  机构产生这么大的变动,为什么学员不知情呢?带着疑惑,张女士查看了科蒂思维学科英语上海总部的官网,却发现终止合作的声明是在 2020 年 6 月 12 日才发出的。" 之前鼓楼这家店一直都是在他们官网上的,最近才发的声明。我们就问总部为什么之前不发公告声明,他们却说担心一旦发声明证实鼓楼校区不属于上海总部,就会有大量家长退课。这不是坑人吗,现在还有孩子一节课都没上过的呢。" 张女士说。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了解到的总部给出的回复:合作去年就已经终止

  6 月 16 日下午,科蒂思维学科英语上海总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位于南京市南通路的科蒂英语鼓楼店以前和他们是合作关系,属于加盟店,并非直营店。从 2019 年 8 月开始,总部和该店的合作已经结束,并且向其发了公告函,要求其不得继续使用科蒂思维学科英语的牌子。

  对于实际上南京鼓楼店一直使用科蒂英语牌子,总部人员表示,他们很头疼。这件事严重影响到其品牌,为此总部一直在联系律师,寻求法律上的帮助。不过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他们也在跟鼓楼店负责人联系,希望他们把家长安抚好,或者想办法消耗完未上的课程。对于更换股东等事情,他们则并不清楚。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得知,科蒂思维学科英语鼓楼店的股东吕某表示,之所以要宣布破产,主要是连续五个月没有收到钱,资金出现严重困难。但是他们处理问题的态度很积极,正在和家长协商解决方案。

  该培训机构校长张女士对现代快报记者表示,她只是受聘于资方,主要负责校区的管理。据她所知,股东已经向南京栖霞区人民法院申请了破产清算。

  现代快报记者通过企业信用查询系统查询发现,科蒂思维学科英语鼓楼店注册登记名称为 " 南京科隆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注册资金本为 50 万元,实际注资为 25 万元。在 2019 年 8 月,该公司将注册地址从鼓楼区迁移到了栖霞区迈皋桥创业园内。同时,该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也发生了变更。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了解到,有家长近日在网上发帖,称科蒂思维学科英语鼓楼店以 " 变更法人的套路蓄谋套现跑路 "。就此,南京科隆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原股东黄某表示,去年 7 月份,他们将股权转让给现在的法定代表人和四名股东。这属于正常的股权转让,有股权转让协议和股权变更登记,是具有法律效应的。在变更登记生效后,所有的财产、负债,跟原股东已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家长不知情,他认为只有上市公司才需要就这些信息进行公示。

  培训机构破产,未退学费达数百万元!教育机构黑名单网

  市场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处理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进一步得知,目前,科蒂思维学科英语鼓楼店的家长正在统计学费金额。据了解,大多数来报名的都是 3-5 岁孩子的家长,大部分都是按照两年期限在交,最多的一个家庭是双胞胎报名,一下交了 6 万。目前人数已经超过 150 人,总课时费估计超过 400 万元,没有兑现的课时费可能在 300 万元左右。

  在事发后,家长们已经向该门店实际经营地所属的鼓楼区市场监管局作了反映。6 月 12 日,鼓楼区市场监管局回复称:经查,该公司已迁到栖霞区迈皋桥创业园科技研发基地,建议向栖霞区市场监管局迈皋桥分局反映。

  6 月 17 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了栖霞区市场监管局迈皋桥分局,一位姓王的负责人表示,他们已经接到了这方面的投诉,由于该公司注册地确实是在迈皋桥,他们已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但是按照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 " 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暂行办法 ",发生纠纷,可以在实际经营地或住所地处理。该公司实际经营地是在鼓楼区,住所地是在栖霞区。他们会继续与鼓楼区市场监管局沟通,协调处理好此事。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提醒:家长报名前要慎重选择

  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浦正宁表示,去年在南京也发生过多起连锁机构门店倒闭的事。连锁机构一般资金周转流动快,如果几个月没法经营,容易资金断流。有时候,也不是机构自身愿意扩张,但有风险投资介入后,资本方也会要求其在一定时间内达成某个扩张目标。

  教育培训机构也是趋向连锁化经营,目前上海的科蒂思维学科英语总部称早已与南京鼓楼店脱钩,那么鼓楼店在宣传和收费过程中,是否合法呢,有没有侵害品牌方和家长的利益,抑或这是品牌方事后的一种及时切割?培训机构的复杂性,在这件事上可见一斑。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认为,家长在选择机构时,肯定会遇到很多的促销、折扣的诱惑,但是要注意,一定要先观察一下所报的机构在本地市场的经营时间,有多少门店和客户等。教育培训表面上有很多大品牌,实际上市场的地区性非常强,作为家长建议还是尽量选择一些在本地长期稳妥经营的机构,以减少自身的风险。

  正常情况下家长与培训机构之间属于一种合同关系,家长缴纳学费或者培训费后,培训机构没有履行义务或者没有能力履行义务,家长可以向培训机构主张违约,如果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家长可以主张解除合同。合同如果解除,培训机构应当向家长返还已经缴纳的学费或者培训费,如果家长有损失并赔偿损失。疫情可能会影响合同履行,但这不是合同解除的法定因素。

  安古兰教育机构黑名单网认为,该培训机构申请破产,如果存在资本没有完全缴纳,那么首先要将注册资本补足。另外,该培训如果申请破产,是否借破产逃避债务,则需要进一步的证据证明。如果该培训机构收取的学费或者培训费用金额较大甚至巨大,牵涉到家长人数众多,那么该培训机构的管理人员如果借口其他原因而不履行其约定义务,企图将收取的学费或者培训费用占为己有,则可能会涉嫌集资诈骗类犯罪。在部门监管方面,目前学历教育培训是有门槛的,像科蒂这种非学历教育培训基本没有门槛。建议监管部门平时应加强巡查走访,了解企业经营情况,一旦发现问题,要尽早采取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等方法,对公众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