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疫情下幼儿园跨界自救,还能撑得住吗?幼师黑名单网

时间: 来源:幼师黑名单
用手机看

  目前,疫情已逐渐趋于平缓,全国各地中小学已开始陆续开学,不过还有诸多幼儿园尚未确定开学时间。据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了解,疫情后半数民办幼儿园都处在倒闭边缘。“民办幼儿园自救”也成为了教育圈的一个新话题。

  幼儿园停课,老师们开店卖包子

  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获悉,云南丽江的一家幼儿园,因为疫情的原因停工4个月,无奈之下只能开包子铺自救。

  幼儿园生产自救卖包子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受疫情影响,幼儿园迟迟不能复工,七八十个教职工的生活无以为继。园长焦急不已,后来她想到,之前幼儿园里的早餐面点,非常受孩子和家长们的欢迎,于是进行生产自救。

  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了解到,园长说,她自己也曾经纠结挣扎过很长一段时间,感觉拉不下脸来。毕竟,从幼儿园园长、老师,到包子店老板、员工,是一个不小的转变。可是,七八十个员工的背后,就是七八十个家庭。孩子要上学,吃饭穿衣;老人要照顾,生病了要买药住院,哪里都离不开钱。

  因此,园长和老师们商量以后,就开始了他们新的创业之路。让人感动的是,很多家长知道了这件事,都来照顾老师们的生意。

  幼儿园转行卖烧烤自救

疫情下幼儿园跨界自救,还能撑得住吗?幼师黑名单网

  据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了解,日前,在闭园近五个月时间后,河北保定一家民办幼儿园的园长带领学校老师利用学校的现有条件,临时“转行”卖烧烤进行自救。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家开在幼儿园里的烧烤基地开业后生意火爆。

  河北省保定市雄县的天使宝贝幼儿园园长黑小娟称,幼儿园一开春就交了20万元房租,9月份还要再交40万元。周围已经有至少7家幼儿园倒闭。再不“开门”便只能“关门”了。

  因为迟迟不能开学,黑小娟所经营的幼儿园已经有几名幼师辞职去找新工作了。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她决定临时“转行”卖烧烤进行自救。“我们幼儿园有场地,又有餐饮服务许可证,工作人员又有健康证等,桌椅板凳更是不缺,就想着可以利用幼儿园的场地卖烧烤来增加一些收入。”

  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进一步得知,黑小娟称,如果盈利,老师们一起平分相关利润,幼儿园不参与分红,另外老板会每月给教师发1500元的基本工资。他们临时“转行”卖烧烤的消息并未向幼儿家长们专门告知,怕被别人说是道德绑架。

  这家位于幼儿园中的烧烤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开业当天10张桌子便有7桌被早早预订。此后基本上一到夜里都是爆满的状态,一些幼儿家长也带着孩子和家人一起来品尝烧烤。

  该幼儿园执行园长郭纯介绍,目前的收入除去成本基本上只够给老师发工资。“我们的菜价便宜一点儿,并且来的一些顾客中有一部分是熟人或者幼儿家长,七赠八赠下去利润也都赠没了。我们赶紧做了调整,菜价没往上涨,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打那么大的折扣,酒水也不能那么大力度赠送了。”

  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得知,这家开在幼儿园里的烧烤基地火了后,也受到了不少幼儿园同行的关注,不少民办幼儿园的经营者前来学习。

  对于未来开学后还会不会继续做下去,黑小娟称很纠结,要是像敬业,开学以后必然不能继续做烧烤;但要想生存下去,9月份交上房租,把下半年老师的工资结清,还得做到10月份。

  在当前全国复工复产复学有序推进的背景之下,这样的新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数据最能揭示真实状态。据 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获悉,截至5月11日,全国各地均已启动返校复学工作,学生复学人数10779.2万,复学比例达到39%。而这一亿多复学学生里,幼儿园只占468万人,对比2019年全国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713.9万人的总数,可知至少直到5月上旬,学前教育的复学比例不到10%。

疫情下幼儿园跨界自救,还能撑得住吗?幼师黑名单网

  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了解到,其中,民办幼儿园状态更令人担忧。这种担忧来自两大隐患,一是经营者无法应对房租和工资压力,导致幼儿园转让、破产或倒闭;二是幼儿园教师无法应对生活压力,辞职转行从事其他行业。事实上,这两大隐患正在同时上演。根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委会4月份的估计,全国半数左右的民办园很难支撑到5月份。而根据“中教研投”在4月下旬对600名幼儿园教师(88.6%为民办无编制职工)做的另一项调研显示,37.9%的受访者表示其所在园所有1至3人离职,离职人员在4至10人的占12.4%。所以有人说:“最坏的结果是等到幼儿园开学了,孩子们都回来了,老师却都不在了。”

  在共同的危机面前,民办园运营者和教师尤其能理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句古语。民办园设计一个可行的集体自救项目,带动运营者和教师共同参与、共同摸索、共同收获,比起运营者或者教师单枪匹马自我应对,无疑是更自然、更有效、更多溢出效应的选择。

  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认为,作为个体而言,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对于疫情下的民办园来说也是如此。保定临时卖烧烤的民办园园长称“他们临时‘转行’卖烧烤的消息并未向幼儿家长们专门告知,怕被别人说是道德绑架”。这种善良和谨慎固然值得珍惜,但是出于生存危机而采取的自救,只要不违背法律,又有谁能、又有谁忍去加以指责呢?

  民办幼儿园从事副业搞生产,这是自救,也是求救。当为数不少的民办幼儿园被迫转行从事“副业”,当为数不少的民办园教师离职辞职,远水解不了近渴的一些政策支持、作用有限的一点资金“输血”,恐怕要考虑如何进行升级、优化,真正指向解决民办园收入缺乏、无事可干、队伍不稳等切实危机。所以,读懂民办园自救背后传递的信号,真正为民办园设计类似于“以工代赈”性质的政府购买服务,在加强规范和监管的前提下开放更多更顺的幼儿园自救途径与渠道,这是保住学前教育近10年来蓬勃发展基本成果的必要之举。如果确因现实原因无法给予更多的帮助,至少请别随意加以指责和阻挠。

  具有风向标意义的北京于5月13日正式公布,北京于6月8日起,具备开园条件的幼儿园可陆续开园;家长根据自愿原则,确定幼儿入园需求。安古兰幼师黑名单网祝愿全国的民办园和民办园教师都能撑到开园的那一天。